<progress id="pxprg"></progress>

      <em id="pxprg"><ins id="pxprg"></ins></em><div id="pxprg"></div>

      <em id="pxprg"><ins id="pxprg"></ins></em>
      <dl id="pxprg"><ins id="pxprg"></ins></dl>
        <em id="pxprg"></em>
        <dl id="pxprg"><ins id="pxprg"></ins></dl>

          <em id="pxprg"><ins id="pxprg"></ins></em>
          <div id="pxprg"><tr id="pxprg"></tr></div><dl id="pxprg"></dl>
          <em id="pxprg"><tr id="pxprg"></tr></em>

              <dl id="pxprg"></dl>
                <em id="pxprg"><tr id="pxprg"></tr></em>

                <dl id="pxprg"><menu id="pxprg"></menu></dl><em id="pxprg"><ol id="pxprg"></ol></em>
                  歡迎大家使用本站最新的企業網站格式,網站案例:藍海苗木 ,具有獨立的網址和完整的后臺。可自己隨時修改、添加內容,完全能夠自己控制網站,使用起來非常方便。
                  發新貼回復
                  返回列表1

                  查看:574     * 貼子主題:薊州城內西南隅孟氏族譜補續(第三稿)

                  帥哥:老漁翁



                  積分:20782
                  注冊:2009-03-16
                  溝通:
                  Post By:2018-9-17 17:54:20
                  [size=5]                                    家譜補續(第三稿)[/size]
                  [size=5]      引言:我們幾戶在薊縣城內西南隅的孟姓人家屬于離鄉背井,漂流在外的散戶,雖為孟柯家族后裔,因歷史原因,已與本家宗祠和宗親斷絕聯系。現今互聯網發達,特將此貼發于網上,供幾家后人參考。若能借此機會與山東老家即曲阜縣大柳村的宗親,取得聯系,則更屬莫大的幸事。望大柳村宗親見此貼后,查一查過去的家譜,證實一下大柳村里,是否有遷移到薊州(清朝時期稱直隸省薊州,民國二年改稱薊縣,原隸屬河北省,后劃歸天津市,2016年改稱薊州區)的族人。甚盼。[/size]

                  [size=5]                              薊縣城內西南隅孟氏族譜補續[/size]
                  [size=5]      序言:我家姓孟,祖居天津市薊縣城內西南隅村,聽長輩人講,我家的遠祖是山東省的大柳村(屬哪個縣說不清了,據說村名叫大柳村。經查地圖得知曲阜市陵城鎮果莊小學西北側有一個大柳村,大柳村北面是孟家林村)人,屬于孟軻的后裔。因為解放后家譜損失,我在退休后清閑無事,便走訪長輩,了解家族發展情況,將我們從山東流落到薊縣城里的幾家族譜補續整理如下,以供族人和子孫后代參考。[/size]
                  [size=5]      在清朝道光(1821——1850)末年或咸豐(1851——1861)初年期間(具體哪年長輩們說不清),山東曲阜大柳村孟氏家族的弟兄三人,挑著八根繩(指一條扁擔,擔著兩個籮筐,每個籮筐用四根繩子拴住,筐上可以放行李,也可以坐小孩子),曉行夜宿、千里迢迢來到薊州。[/size]
                  [size=5]      這三個人都不是種地的農民,而是以油漆彩繪為主業的工匠,既會調漆刷漆油漆門窗家具,也會畫畫(水墨畫和水彩畫),裱畫,寫字(毛筆字),寫對聯,及裱糊屋子等技術活,屬于工匠行業的人員。[/size]
                  [size=5]      中國古代的廟堂、官衙和官宦豪紳的房子講究室外雕梁畫柱,室內粘貼彩紙(類似現在的壁紙),就如同現在的室內外裝潢。因為油漆彩繪和壁紙都是容易退色的,所以這些豪華型殿堂式建筑,每隔幾年就需要重新裝飾一遍,這就給油漆彩繪的工匠們提供了就業機會。也可以說這些搞油漆彩繪、繪畫裱畫的工匠,主要是為寺廟和官衙的建筑服務的。[/size]
                  [size=5]      孟家弟兄遠在山東曲阜,對薊州并不熟悉,由于他們有個親戚在薊州衙門做官,向他們介紹說薊州是京東名城,那種需要油漆彩繪的宮殿式建筑物特別多,城里邊除了官府衙門之外,還有一宮三寺九庵十八廟,城外西面的盤山又是皇帝經常游覽的名山,山上有一百多座寺廟。另外每年清明節皇帝都要從北京途徑薊州去東陵上墳,隨行人員都是步行的,也需曉行夜宿和中途休息。因此,薊州境內官道沿途有多處皇家的行宮和寺廟。這么多的豪華型雕梁畫柱的殿堂式建筑,都需要進行保養和維護,每隔幾年就要重新刷一次油漆,描一次彩繪。對于這些會油漆彩繪技術的工匠來說,在薊州可以找到很多活干的,所以,這哥三個就結伴到薊州來打工了。[/size]
                  [size=5]      據說最初來的老哥仨都屬于孟軻第69世孫——“繼”字輩的,但不是同胞兄弟,他們來自三個家庭,各自都有其他弟兄在原籍照顧父母。三人中為首的哥哥已經三十多歲了,是帶著妻子和一個兒子來到薊州的,另兩個堂弟都是十七八歲的小伙子,跟著哥哥出來闖蕩的。[/size]
                  [size=5]      他們來到薊州城里后,發現薊州城里真的有一宮三寺九庵十八廟,城外寺廟也不少,尤其是盤山風景區,寺廟星羅棋布(老百姓傳說盤山有七十二座廟、七十二座庵),這么多雕梁畫柱的豪華建筑,就為從事油漆彩繪的工匠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機會,可以使從事油漆彩繪的工匠常年有活干。加上州衙里親戚的幫助介紹,他們接手的活還真是不少的,于是老哥仨就在薊州城里西南隅村落戶謀生、繁衍后代了。[/size]
                  [size=5]      這三戶孟氏的家族與原本在薊縣生活的孟氏家族,雖然老祖宗同是孟軻,但從宗族血緣支脈上看遠得很,也都無宗族聯系。[/size]
                  [size=5]      過去中國人宗族觀念很強,逢年過節是講究祭祖的,這三家設有自己的臨時“祠堂”,  每年春節也要到“祠堂”去祭祖,叩拜祖宗牌位。[/size]
                  [size=5]      我小的時候,在合作化以前,過年時也跟著大人到“二老太爺”(我們這里稱曾祖父為“老太爺”,稱曾祖母為“老太太”)孟昭瑞家去叩拜“祖宗牌位”。我記得是在他們家堂屋內,靠后墻有一個兩米多長“條案”(過去的一種家具,大約三四十厘米寬,兩米左右長,一米左右高,下面有四條腿的桌子,但是沒有抽屜),條案上擺放著秫秸桿扎的外面用紙糊的宮殿廟堂似的“小房子”。紙廟里又分成多個“小房間”,每個“房間”里放著一個木牌,上面有字(現在想應該是祖上先人的名字),大人說這就是“祖宗牌位”。紙廟外邊的位置,擺著香爐和上供的食品,這就是我們這幾家的“祠堂”了。[/size]
                  [size=5]      據說孟昭瑞家先人是族長,他們家掌管著來薊縣的這三大家的家譜,每家生了男孩,都要登記在家譜上。每年春天孟昭瑞都要代表我們三大家去山東老家參加祭祖大典,并且要把家譜報送給山東老家的總祠堂一份。解放后山東的祭祖活動沒有了,新出生的男孩的名字也就沒有繼續上報。到1958年大躍進的時候,我們西南隅的孟家族人也不去孟昭瑞家祭祖了,他家擺放的孟氏家族的紙糊的“祠堂”,祖宗牌位失去了作用。1960年孟昭瑞病故時,他兒子孟憲華就把紙糊的“祠堂”、祖宗牌位和家譜當做殉葬品一起燒毀了。[/size]
                  [size=5]      最初由山東過來的這哥三個都是“繼”字輩的(注1)[/size],[size=5]屬于孟軻的第69世孫。經過一百五六十年,已繁衍到第八代(孟軻第76世孫)了。目前,最小的兒童是“令”字輩。居住地也從薊縣城內西南隅,擴展到西北隅、東北隅,還有的在天津市內、北京市內、四川省成都市、山西省壽陽、榆次等地。即使過去的家譜沒有燒毀,也應該增添新的內容了,為此,我代表西南隅孟氏的后人,對三大家的家譜進行補續。[/size]
                  [size=5]      因為沒見過過去的家譜,也不知文理體裁如何要求,只把相關情況簡單敘述如下:[/size]
                  [size=5]      第一代:[/size]
                  [size=5]      “繼”字輩的弟兄三個。[/size]
                  [size=5]      因解放后家譜損失,他們的名字說不清了,按年齡將他們暫稱為孟繼清,孟繼明,孟繼亮。他們的年齡和出生年月也無人說的清了,老年人只聽說這三家的男人的壽命大多在60歲左右,也有的40多歲或50多歲就病故了。那年代出生的嬰兒和兒童的死亡率比較高,每一家究竟生過幾個小孩也說不清了,每一代人有幾個女兒也說不清了。有的因結婚早或者生兒子早,繁衍的后代較多,有的因家庭貧窮,娶妻生子較晚,繁衍的后代較少,故三家后輩人差距較大。[/size]
                  [size=5]      孟繼清(真實名字、生卒年月不詳):在山東老家排行不詳,有無女兒不詳,有二個兒子孟廣福和孟廣祿。[/size]
                  [size=5]      孟繼明(真實名字、生卒年月不詳):在山東老家排行不詳,有無女兒不詳,有一個兒子孟廣德。[/size]
                  [size=5]      孟繼亮(真實名字、生卒年月不詳):在山東老家的排行不詳,有無女兒不詳,有一個兒子孟廣亭。[/size]
                  [size=5]      這三人不是親兄弟,孟繼清和孟繼明孟繼亮是同一個曾祖父,孟繼明和孟繼亮是同一個祖父。他們大概是在道光年間年從山東省曲阜縣大柳村來到薊州的,當時孟繼清已經30多歲,帶著老婆和兒子孟廣福一起來的。孟繼明和孟繼亮約十七八歲,都未結婚,他倆是到薊州以后才娶妻生子的。[/size]
                  [size=5]      他們三個到薊州以后,開始了打工(俗稱耍手藝)生活,主要是搞油漆彩繪。他們先租房居住一段時間,待積攢一部分錢之后,就自己置買房屋。孟繼清是工匠師傅,掙的錢多一些,就在西南隅林家胡同(1959年縣醫院擴建,把林家胡同擴進縣醫院里了)路東中間部位,買了一處宅院,住的是一明兩暗的三間茅草房。孟繼明和孟繼亮開始是學徒工,掙的錢少,二人就共同買了一處宅院,在西南隅塔東胡同路東四眼井的北部老任家后面(現梅花樓小區西側的鍋爐房處),也是一明兩暗的三間茅草房,兩人各住一間屋。后來積攢的錢多了,又在院內蓋了三間西廂房,也是茅草房。兩個人各有一層房,就有條件托媒人說媳婦,結婚成家了。由于他們娶妻生子時間較晚,他們的兒子和孟繼清的孫子年紀差不多。[/size]
                  [size=5]      “繼”字輩老哥仨是靠打工掙錢養家糊口的,沒有耕地,后來三家共同購買了一塊墓地,在城外西北面的漁山后壺。“繼”字輩的老哥仨的墳墓都在此地。因為漁山周圍都是小塊梯田,這塊墓地面積不大,其后代有了自家土地的,也就不埋在這塊孟家公墓里了。[/size]
                  [size=5]      第二代:[/size]
                  [size=5]      “廣”字輩的共弟兄四人,他們都在五服上,年齡最大的是在山東出生,其余是在薊州出生,但都是在薊縣長大成人,娶妻生子的。分別是:[/size]
                  [size=5]      1、孟廣福(真實名字年齡不詳):總排行老大,是孟繼清的長子,有二個兒子和二個女兒(注2)[/size]。
                  [size=5]      2、孟廣祿(真實名字生卒年月不詳):總排行第二,未婚而亡,是孟繼清的次子。[/size]
                  [size=5]      3、孟廣亭(出生年月不詳,病故于1941年前后,享年六十多歲):孟繼亮的獨子,總排行第三,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size]
                  [size=5]      4、孟廣德(出生年月不詳,年齡比孟廣亭略小,病故于1937年之前):是孟繼明的獨子,總排行第四,有二個兒子一個女兒。[/size]
                  [size=5]      第二代廣字輩的哥幾個是子承父業,和父輩一起繼續從事畫匠糊匠職業。滿清時期維修獨樂寺時,孟家子弟就參加了對“十面佛” (注3)[/size][size=5]的彩繪工作,子孫們都知道孟廣福曾站在“十面佛”的肩頭上給佛頭上顏色。據說孟廣福還曾受薊州官衙委托,騎著驢到盤山周圍山上山下,轉了五天,回來畫了一幅《盤山圖》(類似從空中看盤山的鳥瞰圖),位于盤山四周的寺廟佛塔等建筑,全部畫于圖內,描繪了盤山的全貌,交給官府(注4)。這個事一直在其子孫后代中流傳。[/size]
                  [size=5]      孟廣福由于年齡大,在清朝末年八國聯軍進攻北京之前,還可以發揮自己的技術特長,從事油漆彩繪、繪畫、裱畫的職業。而出生較晚的孟廣亭和孟廣德,則處于社會經濟衰敗時期,從中日甲午戰爭失敗,到八國聯軍攻進北京,大清政府給洋人割地賠款,造成國家財政緊張,人民生活困難。而且從1898年戊戌變法以后,不論是革命派還是改良派,都對中國的傳統文化持否定態度,給西方的天主教和基督教開放了傳播領地,這不僅使那些寺廟逐漸的斷了香火,而且雕梁畫柱式的傳統木質油漆工藝的豪華建筑,也逐漸被西洋風格的雕塑藝術的小洋樓所代替。這樣一來,就使以為寺廟和樓堂亭榭的雕梁畫柱經常進行油漆彩繪的勞務市場越來越小,迫使那些畫匠油匠轉入其他行業。[/size]
                  [size=5]      在這種社會背景下,孟廣亭和孟廣德 已經不能再靠油漆彩繪手藝掙錢養家了,孟廣德是以裱糊為主業了,孟廣亭改為打零工和租地種莊稼了。[/size]
                  [size=5]      從住房上看,沒有多大變化,孟廣福、孟廣祿還是和父親一起住在林家胡同路東那個小院,還是茅草房。孟廣亭、孟廣德也是和父母一起住在四眼井北面路東那個小院,也還是茅草房。[/size]
                  [size=5]      從墳地看,孟廣福的墳地在薊縣城南馬圈頭,那里有一畝多耕地。孟廣祿、孟廣德和孟廣亭妻子的墳地都在漁山后壺,孟廣亭本人晚年和兒子去山區當佃農,葬于山里。這說明這三大家還是靠打工維持生活,還不是種地的農民。[/size]
                  [size=5]      第三代:[/size]
                  [size=5]      “昭”字輩的弟兄共五人,因為孟廣福的兒子,與孟廣德、孟廣亭的兒子已出“五服”(直系血親的第五代),就不再一起排行了。孟廣亭和孟廣德是四服上的堂兄弟,他們的兒子在五服上,還要一起排行。[/size]
                  [size=5]      1、孟廣福家:[/size]
                  [size=5]      長子孟昭信(1877——1942),薊縣城內西南隅村務農,有三個兒子二個女兒。[/size]
                  [size=5]      次子孟昭義(1886——1944),年輕時在天津市里說大鼓書,在天津市里落戶,有二個兒子二個女兒。[/size]
                  [size=5]        2、孟廣德家:[/size]
                  [size=5]      長子孟昭祥:總排行第一,(生卒年月不詳,估計為1897——1917)未婚而亡。[/size]
                  [size=5]      次子孟昭瑞(1899——1960):總排行第二,西南隅村農民,有三個兒子。[/size]
                  [size=5]      3、孟廣亭家:[/size]
                  [size=5]      獨子孟昭鳳(1901——1959):總排行第三,西南隅村農民,有三個兒子。[/size]
                  [size=5]      第三代昭字輩的哥幾個的從業方式也發生了一些變化,這是與當時的社會變化有關的。在孟昭信和孟昭義成年時,雖然還是大清朝統治,可正是新興的西方文化在中國傳播擴大影響,而中國的傳統文化走向衰敗的時期。西洋建筑的外表美觀是石材為原料,用各種雕塑造型體現出來的,而這些雕塑一經成型,多年不變。中國建筑的外表美觀是用木材為原料,在外邊涂抹油漆彩繪體現出來的,油漆容易褪色,每隔幾年就需重新彩繪一遍。薊州是個小城,沒有將相王侯的府邸,民宅中那種雕梁畫柱的豪華型古建筑是很少的。過去在薊縣是以寺廟建筑為油漆彩繪的主要市場的,隨著新文化的傳播,寺廟逐漸衰落,油匠畫匠們逐漸失業,只好轉行另謀出路了。[/size]
                  [size=5]      孟昭信是學會了油漆彩繪的技術的,他也能寫字畫畫,能調油漆刷油漆。由于這類活不多,就利用自己能寫會算的特長,每年秋后都會有幾個月被縣政府雇傭下鄉“起租”。因為滿清時期北京的八旗貴族在薊縣有大量的土地租給佃戶耕種,辛亥革命后,這些“旗地”被政府沒收,分配給佃戶繼續耕種,但要向政府繳納一定數量的租稅(注5)[/size][size=5]。因此,每年秋后,縣政府都要需雇傭一些能寫會算的文化人幫著下鄉收繳租稅、俗稱“起租”。于是,孟昭信在每年秋后,要當幾個月的季節工,下鄉“起租”。孟昭信認為靠以前的手藝掙錢困難了,就想讓兒孫們改行當農民,就開始攢錢置買一些土地。后來隨著自家人口增加,孟昭信又陸續置買了十幾畝土地,并且在自家對門,也就是林家胡同路西置買了一處宅院,里面有三層(每層三間)茅草房,過起了以農業為主的日子。[/size]
                  [size=5]      孟昭義從小也跟父親學習了油漆彩繪手藝,因這類活少了,只好另謀生計,他在薊縣參加義和團時到過天津,在那里有些朋友,后來他就去天津市里說大鼓書,妻子兒女留在薊縣。后來大女兒出嫁,嫁到薊縣東二營村劉家(其子劉義,薊縣建委退休干部,孫劉金剛,薊縣政府農辦副主任)。不久,孟昭義的妻子病故,埋葬在城南馬圈頭那塊地里。二女兒及兩個兒子隨孟昭義去天津市里,成年后二女兒孟桂英出嫁到北京市內,兩個兒子都在天津市里娶妻生子繁衍后代了。[/size]
                  [size=5]      孟昭瑞和孟昭鳳進入成年時,已經是民國時期了,當時正在拆了大廟改學堂,縣衙門的審案大堂都拆了,改成了縣政府的辦公室,哪里還有油漆彩繪的工匠們的市場。所以,孟昭瑞做了專職糊匠,為那些普通房屋插“紙頂棚”(過去豪華房屋的頂棚是木制的天花板,普通房屋的頂棚是用秫秸桿插成方框狀,外邊粘貼花紙),同時也糊紙人紙馬紙船紙車幡桿子哭喪棒等喪葬用品,勉強度日。一直到土地改革,孟昭瑞分得了自家對門——塔東胡同路西隆德號(大商鋪)的三間西廂房(場房、磚瓦房)和十幾畝土地,才算過上好日子。[/size]
                  [size=5]      孟昭鳳則是學會手工做木梳的技藝同時賣木梳,屬于小本經營,勉強養家糊口。后來,機器制作的木梳物美價廉,自然取代了手工木梳,到了日偽時期,孟昭鳳一家就去遵化縣馬蘭峪附近的鈴鐺峪去當佃戶,租種別人家的土地。留下與孟昭瑞同在一個院里的三間草房,幾年后被雨水澆灌坍塌了。日本投降后,薊縣開始搞土地改革,分房子分土地,孟昭鳳聞訊后,全家回到西南隅,分得了原屬吉德號(大商鋪)的一層(四間正房)大磚瓦房和十幾畝土地,翻身過上了好日子。[/size]

                  [size=5]      第四代:[/size]
                  [size=5]      “憲”字輩弟兄共十一個,由于三大家到“憲”字輩時均以出“五服”(注6)[/size],[size=5]也就不再有總排行了。其中:[/size]
                  [size=5]      1、孟昭信家:[/size]
                  [size=5]      長子孟憲成(1909——1929):西南隅村農民,因欠賭債自殺身亡。有二個兒子一個女兒。[/size]
                  [size=5]      次子孟憲增(1914——1973):西南隅村農民,有二個兒子。[/size]
                  [size=5]      三子孟憲奎(1920——?);1935年去北京讀中學(注7)[/size],[size=5]1937年參加宋哲元29軍抗日,后無音信,估計已陣亡。[/size]
                  [size=5]      2、孟昭義家:[/size]
                  [size=5]      長子孟憲章(1909——1968)在津唱大鼓,有三個兒子。[/size]
                  [size=5]      次子孟憲明(1925——2007)在津當工人,有一女一子。[/size]
                  [size=5]      3、孟昭瑞家:[/size]
                  [size=5]      長子孟憲華(1939——2011.9):西南隅村農民,交通事故身亡,未婚。[/size]
                  [size=5]      次子孟憲山(1945——今):西南隅村農民,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size]
                  [size=5]      三子孟憲國(1951——今):西南隅村農民,未婚。[/size]
                  [size=5]        4、孟昭鳳家:[/size]
                  [size=5]      長子孟憲德(1934——2012.12):西南隅村農民,有一個兒子二個女兒。[/size]
                  [size=5]      次子孟憲才(1937——2010.12):西南隅村農民,有三個女兒。[/size]
                  [size=5]      三子孟憲友(1952——今):西南隅村農民,有二個兒子。[/size]
                  [size=5]      第四代的十一個弟兄中,除去孟憲章、孟憲寶在天津市里落戶,孟憲奎在北京讀書時參軍抗日以身殉國外,在薊縣的哥八個,不論出生于二三十年代,還是四五十年代,都是種地務農了。祖上流傳的油漆彩繪、繪畫裱糊等手藝徹底失傳了,當然這也是客觀形勢造成的。[/size]
                  [size=5] 憲字輩的弟兄們,或生活在兵荒馬亂的戰爭年代,或生活在解放以后的計劃經濟時期,總的說是經濟發展慢,人民生活不富裕的時期。薊縣城里在1984年的西大街改造之前,那種雕梁畫柱的豪華型古建筑很少,油漆彩繪工藝沒有市場,而且那時普通人對字畫也無興趣愛好,寫字繪畫裱畫工藝也不發達。另一方面,房屋的裝修也發生了變化,新興的泥頂棚逐漸取代了紙頂棚,解放后的破舊俗樹新風,土葬改火葬和平墳頭運動,也廢除了紙人紙馬等舊的喪葬用品。在這種大的社會環境下,孟家的傳統手藝自然沒有了市場,所以,第四代以后的孟家子弟中,也就或做工或種地,各顯其能了。[/size]

                  [size=5]      第五代:[/size]
                  [size=5]      “慶”字輩共有兄弟姐妹 19 人,分布在薊州城內和天津市內、北京市內、山西省壽陽縣等地。其中:[/size]
                  [size=5]      1、孟憲成家:[size=5]一個女兒出嫁到外村。[/size][/size]
                  [size=5]      長子孟慶云(1925——1997):北京市南郊木材廠離休干部,住北京市豐臺區,有四個兒子一個女兒。[/size]
                  [size=5]      次子孟慶華(1928——2018.6.24農歷五月十一):薊縣棉紡廠退休工人,住薊縣城內東北隅,有六個兒子二個女兒。[/size]
                         
                  [size=5]        2、孟憲增家:[/size]
                  [size=5]      長子孟慶余(1933——今):薊縣城內西北隅村農民,先后娶妻五人,無親生子女。[/size]
                  [size=5]      次子孟慶宇(1938——2017.6.22農歷五月二十八):薊縣外貿局退休職工,住薊縣城內西南隅,有二個兒子二個女兒。[/size]
                  [size=5]      3、孟憲章家:[/size]
                  [size=5]      長子孟慶春(1937年——今)天津第一農機廠退休工人,住天津市河東區,有一女一子。[/size]
                  [size=5]      次子孟慶田(1941年——今)山西省壽陽縣郵電部倉庫退休職工,住壽陽縣,有一子一女。[/size]
                  [size=5]      三子孟慶雨(1947年——今)天津市河東區城建局退休職工,住天津市河東區,有一女一子。[/size]
                  [size=5]      4、孟憲明家:[/size]
                  [size=5]      女兒孟慶芬(1954年——今),天津市登贏樓飯莊退休職工。[/size]
                  [size=5]      兒子孟慶霖(1960年——今)天津第一汽車制造廠職工,住天津市河東區,有一子。[/size]
                  [size=5]      5、孟憲山家:一個女兒出嫁到外村。[/size]
                  [size=5]      兒子孟慶軍(1978——今):薊縣城內西南隅村農民,有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size]
                  [size=5]      6、孟憲德家:[size=5] 二個女兒出嫁到外村[/size][/size]
                  [size=5]      兒子孟慶懷(1960——今):薊縣城內西南隅村農民,有二個兒子。[/size]
                  [size=5]      7、孟憲才家:[/size]
                  [size=5]      長女孟莉(1963年——今)西南隅村村民,雅戈爾服裝店、紅樓大酒店經理。[/size]
                  [size=5]      次女孟芳(1966年——今)西南隅村民,雅戈爾服裝店、紅樓大酒店副經理。[/size]
                  [size=5]      三女孟濤(1970年——今)西南隅村民,雅戈爾服裝店、紅樓大酒店副經理。[/size]
                  [size=5]      8、孟憲友家:[/size]
                  [size=5]      長子孟慶國(后改名文杰,1976——今):薊縣教師,住薊縣城內,有一個兒子。[/size]
                  [size=5]      次子孟慶偉(1987——今):薊縣國營企業職員,住薊縣城內。[/size]
                  [size=5]      在第五代慶字輩的弟兄中,天津市內孟昭義的四個孫子都在天津市里工作,其中孟慶田在1962年因戰備需要,隨單位(軍工企業)遷移到山西省壽陽縣,便在當地落戶了。留在薊縣的只有孟昭信的四個孫子是解放前出生的,其中:孟慶云自幼務農,日本投降后,頭次土地改革中在村當村干部,后轉到區里工作,脫離了農業生產。孟慶華15歲去鐵匠鋪學徒,后來一直當工人。孟慶余自幼務農,1958年北京當工人,1962年國家精簡職工隊伍,又回村務農。孟慶宇也自幼務農,1958年當兵入伍,1963年退伍,回薊縣當工人。孟昭瑞和孟昭鳳的孫子都是1960年以后出生的,他們都是從小讀書,考上大學的外出工作,未考大學的在家里務農。但是他們成年時已經進入改革開放的新時期,城里的農村已經沒有了土地,村里的農民都要從事個體工商服務業等經濟活動了。[/size]

                  [size=5]      第六代:[/size]
                  [size=5]      這三大家的后人均進入“凡”字輩,目前“凡”字輩的已知的有弟兄姐妹共29人,還剩26人。這代人中最早的出生于1948年,最晚的出生于2000年后,今后有的還要再出生。目前未成年三人(孟慶軍家一子孟洪濤8歲,一女10多歲,孟文杰家一子10歲),已成年的是:[/size]
                  [size=5]      1、孟慶云家四子一女:[/size]
                  [size=5]      孟凡生(1948——今):作者本人,薊縣檢察院退休干部,有二個兒子。[/size]
                  [size=5]      孟凡宏(1955——今):北京市豐原商場退休職工,有一個女兒。[/size]
                  [size=5]      孟凡祥(1957——1987):北京市南郊木材廠工人,交通事故身亡,有一個女兒。[/size]
                  [size=5]      孟凡明(1960——今):北京市房管局退休工人,有二個兒子。[/size]
                  [size=5]      女兒孟凡萍(1962——今):北京市南郊木材廠退休工人。[/size]
                  [size=5]      2、孟慶華家六子二女:[/size]
                  [size=5]      孟凡榮(1948——今):東北隅村農民,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size]
                  [size=5]      孟凡林(1956——今):東北隅村農民,有二個女兒一個兒子。[/size]
                  [size=5]      孟凡存(1958——1979):東北隅村農民,未婚,被歹徒殺害而亡。[/size]
                  [size=5]      孟凡義(1962——今):薊縣棉紡廠退休工人,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size]
                  [size=5]      孟凡勇(1964——今):薊縣教育局干部,有一個兒子。[/size]
                  [size=5]      孟凡軍(1970——2015.9.28農歷八月十六):東北隅村農民,有一個兒子。[/size]
                  [size=5]      長女孟凡茹(1952——今):東北隅村農民。[/size]
                  [size=5]      次女孟凡珍(1954——今):薊縣棉紡廠退休工人。[/size]
                  [size=5]      3、孟慶宇家(薊州)二子二女:[/size]
                  [size=5]      孟凡民(1962——今):西南隅村農民,有二個兒子。[/size]
                  [size=5]      孟凡剛(1966——今):薊縣長城旅游局干部,有一個兒子。[/size]
                  [size=5]      長女孟凡濤(1968——今):三河市工商局干部。[/size]
                  [size=5]      次女孟凡月(1970——今):天津海關干部。[/size]
                  [size=5]      4、孟慶春家一女一子:[/size]
                  [size=5]      女兒孟鴻生(1967年——今):天津市退休職工。[/size]
                  [size=5]      兒子孟福利(1969年7月——今),天津市移動通訊公司職工。有一女兒。[/size]
                  [size=5]      5、孟慶田家(山西壽陽縣)一子一女:[/size]
                  [size=5]      兒子孟繁榮(1969年5月——今),山西省榆次聯通公司職工,有一女兒。[/size]
                  [size=5]      女兒孟繁華(1976年——今),山西省壽陽縣自由職業者。[/size]
                  [size=5]      6、孟慶雨家(天津)一子一女:[/size]
                  [size=5]      女兒孟淋(1974年——今),天津市河東區自由職業者。[/size]
                  [size=5]      兒子孟潔(1979年——今),天津市河東區自由職業者,有一女兒。[/size]
                  [size=5]      7、孟慶霖家一子:[/size]
                  [size=5]      兒子孟繁盛(1968年——今)天津市民營商業公司職工,有一個兒子。[/size]
                  [size=5]      8、孟慶懷家二個兒子:[/size]
                  [size=5]      孟凡永(1982——今):西南隅村農民,已有一個兒子。[/size]
                  [size=5]      孟凡英(1987——今):西南隅村農民。[/size]

                  [size=5]      第七代:[/size]
                  [size=5]      “祥”字輩的,隨著“凡”字輩的年輕人進入婚期,還將繼續出生。目前已經有14男9女共23人,最早的1972年出生,最晚的2017年出生。其中:[/size]
                  [size=5]      孟凡生有二子:孟大成(1972年出生)、孟薊成;[/size]
                  [size=5]      孟凡榮(薊州)有一子一女:孟祥文、孟祥玉(女);[/size]
                  [size=5]      孟凡宏(北京籍)有一女:孟娜;[/size]
                  [size=5]      孟凡林有二女一子:孟祥艷(女)、孟祥惠(女)、孟祥東;[/size]
                  [size=5]      孟凡祥(北京籍)有一女:孟婷;[/size]
                  [size=5]      孟凡明(北京籍)有二子:孟祥祿、孟祥鵬;[/size]
                  [size=5]      孟凡義有一女一子:孟彬(女)、孟佳;[/size]
                  [size=5]      孟凡民有二子:孟祥楠、孟祥飛;[/size]
                  [size=5]      孟凡勇(薊縣教育局干部)有一子:孟祥臣;[/size]
                  [size=5]      孟凡剛有一子:孟祥泰;[/size]
                  [size=5]      孟凡盛(天津籍)有一子:孟航辰。[/size]
                  [size=5]      孟繁榮(陜西籍)有一女:孟湞芫。[/size]
                  [size=5]      孟福利(天津籍)有一女:孟欣。[/size]
                  [size=5]      孟凡軍有一子:孟祥帥。[/size]
                  [size=5]      孟潔(天津籍)有一女:孟祥鈺。[/size]
                  [size=5]      孟凡永(西南隅村農民)有一子:孟祥宇。[/size]
                  [size=5]      “祥”字輩的兄弟姐妹中,有博士、碩士、學士、大專、中專學歷的,也有初中畢業的,還有的正在大學、中學、或小學讀書。參加工作的[size=5]有大學教授,也有幼教教師、[/size]有解放軍大校軍官,也有士官,有公安警察,有醫護工作者,有公司職員。工作地點分布在北京市、天津市、四川省、山西省、海南省及薊州等地。由于薊州城內的農村已無土地耕種,屬于農民戶籍的也都是城鎮自由職業者了。[/size]

                  [size=5]      第八代:[/size]
                  [size=5]      “令”字輩的:截止到2018年8月底,在“祥”字輩弟兄中,只有孟大成(有一子)、孟薊成(有一子)、孟祥文(有一女一子)、孟祥楠(有二女)、孟祥飛(有一女)、孟祥路(有一子)、孟祥臣7人已結婚。目前,“令”字輩的已有4男4女,最早的2000年出生,最晚的2015年出生。[/size]
                  [size=5]      今后,這三大家中,還會有“凡”字輩、“祥”字輩、“令”字輩的孩子繼續出生,希望以后再有族人接續此家譜。[/size]
                  [size=5]      從第六代凡字輩開始,已經進入新中國新社會,三大家互相之間已無聯系。孟昭信一門子孫較多,居住分散,雖然沒出五服,互相聯系也不多了,有的同輩弟兄間走對面也不認識。孟昭瑞家的三個兒子和孟昭鳳家的三個兒子,都住在西南隅,自然熟悉,又知道是“當家子”(血緣關系較近的同族人),也顯得親近。孟昭鳳家的三個兒子都在老宅院分家居住,既是親人又是鄰居,自然關系密切。但是,這三代人中,知道祖上老哥仨從山東到薊縣來闖蕩,在薊縣城里成家立業的辛苦經歷的人是不多的。[/size]
                  [size=5]      需要說明的是,雖然最初一起到薊縣來的老哥仨中,屬于同一個曾祖父,其中孟繼清的年齡最大,但是他并不是長門的,應該孟繼明和孟繼亮的共同祖父是大哥,孟繼清的祖父是弟弟。孟繼明的父親又是大哥,孟繼亮的父親是弟弟。因為孟繼明是長門家的,所以盡管繼明、繼亮都稱繼清為大哥,但每逢過年時,都是由孟繼明(后來是繼明的子孫)代表著三家,到山東老家大柳村去祭祖,續家譜——類似報戶口(解放前孔家、孟家生了男孩子都要到老家的族長祠堂處去報名字,系家譜。孔府、孟府的總祠堂設有典戶廳,對分布在全國各地的男孩子都要登記在冊的),這三家的人們也都要到孟繼明及其后代人的家里去叩拜祖宗牌位。[/size]
                  [size=5]      解放以后山東老家的宗族祭祖活動中止了,孟昭瑞也不再去山東祭祖續家譜了,1955年農業合作化以后,過年時我家也不再到孟昭瑞家里的“祠堂”去祭祖了。1959年薊縣醫院擴建,林家胡同搬遷,孟慶華家搬遷到東北隅村,孟慶余家搬遷到西北隅村,孟慶宇家先搬到東南隅村,后來又搬回西南隅村。以后,這三大家的關系就淡薄了。1960年孟昭瑞病故時,家里擺放的紙糊“祠堂”龕、祖宗排位和家譜,都被其子孟憲華當作父親的陪葬品一起燒毀了。[/size]
                  [size=5] 為此,本人重新補寫續寫一下這三大家的族譜,并發帖于網上,也是為給三大家的后人們,留下一個記載。[/size]

                        注1、據孟慶華講:從山東來薊縣的老哥仨到“慶”字輩,已是第五代或者第六代,三大家的老墳地都在漁山后壺,孟昭瑞父親孟廣德的墳地也在那里。他要稱孟昭瑞的母親為四老太太(曾祖母)。又據孟憲德講:從山東來薊縣的老哥仨都不是親哥們,他們的親哥們在山東老家侍候父母。他家來薊縣的幾代都是單傳,他父親孟昭鳳爺爺孟廣亭在總排行中都是第三。再根據“廣”字輩三家未出五服,“昭”字輩兩家未出五服,“憲字”輩三家都出五服;及漁山后壺有三大家的共同墳地,“繼”字輩往上在薊縣無墳地的事實,推算出第一代來薊縣的老哥仨應該是“繼”字輩的。假如是他們的父輩——“傳”字輩的哥仨來薊縣,則應該有兩個是同胞兄弟,與孟憲德所說“老哥仨都不是親哥們,而是一家一個,他們的親哥們在山東老家侍候父母”的說法不一致。而且薊縣也沒有“傳”字輩人的墳地,那年代交通運輸不便,子孫都在薊縣落戶,不可能把他們的棺木運回山東老家去。故此,我認定從山東大柳村來薊縣的老哥仨是“繼”字輩的,根據“興毓傳繼廣昭憲慶繁祥”的輩分排序,他們三人共同的曾祖父應該是“興”字輩的。
                        另據孟憲才、孟憲華、孟憲山說,孟昭瑞和孟昭鳳是一爺之孫,他們兩大家遇到紅白喜事(結婚、喪葬)都互相參與。果真如此,則應推算孟廣德和孟廣亭是親兄弟,孟廣亭為兄,孟廣德為弟,這又與三大家都去孟廣德家祭祖相矛盾,也與孟憲德說法不符。如果這樣則應是廣字輩的老哥三從山東來的,可這明顯不符實際。因為孟廣德和孟廣亭與孟昭信年紀相仿,他們都是在薊縣出生的。估計他們是以孟昭瑞和孟昭鳳一起排行為依據,認為他們應該是“一爺之孫”的。因為,按照薊縣農村在解放前后的風俗習慣,只有“一爺之孫”才一起排行,到第四代以后就沒有總排行了。按照孟慶華等老年人的說法,過去孟家在五代以內都一起排行,出五服后才不排了。孟憲華、孟憲山并未與孟憲德等一起排行,說明他們不是一爺之孫。因此,孟憲才、孟憲山等人可能是一種誤判。
                        注2:據我所知,我們孟家昭字輩的有兩個姑娘出嫁到城東倉上屯,一個嫁到崔家,一個嫁到尹家。后來,崔家的女兒嫁到本村另一戶尹家,又娶了孟家慶字輩的表侄女(我的姑母)做兒媳。如果不是親上加親,按照薊縣的習慣稱謂,我應稱呼我姑母的婆母為“親(qing)奶奶”,可因為是老表親了,本著“先叫后不改”的原則,我對其稱為“表姑奶奶”。因為她本來就是我爺爺的故表妹。
                        注3、十面佛是薊縣城里老百姓對薊縣獨樂寺觀音閣內的十一面觀音菩薩塑像的俗稱,站立的觀音塑像的頭頂上還有十個小腦袋,共十一個頭顱。
                        注4、據1991年版《薊縣志》中引用的“盤山圖”上面記載,該圖畫于清同治十一年(1873年),圖中無作者姓名。根據孟家與州衙官員的親戚關系,孟繼清或孟廣福受官府委托去盤山觀察后,繪畫“盤山圖”是合乎情理的。
                        注5:據1991年版《薊縣志》記載,滿清時期,薊縣境內共有“旗地”91.22萬畝,占耕地總面積的百分之八十五點六,共有“民地”15.39萬畝,占耕地總面積的百分之十四點四。辛亥革命后,國家廢除了“旗地”制度,佃戶租種的“旗地”變成自己的“民地”,把向土地主人交租,改為向政府繳納租稅。
                        注6:五服是指五代以內的直系血親,即本人——子——孫——曾孫——玄孫。按照中國古代社會習慣,五服之內都算一家人,兄妹、姐弟之間不能通婚。第六代以后,則不再受此限制。
                        注7:薊縣于1941年建立第一所初級中學,以前只有小學,所以孟昭信才把孟憲奎送到北京去讀中學。

                  [size=5]                      孟凡生于2008年—— 2013年7月搜集整理[/size]
                  [size=5]      2015年12月第二次補充修改。2018年9月17日第三次補充修改天津籍族人情況。[/size]
                  薊州孟凡生,又稱老漁翁;班門來弄斧,歡迎大家評。
                  <<上一主題|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1
                  Powered by ShuzirenCms © 2003-2012 Shuzi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1132 second(s)
                  甘肃新十一选五预测